问题191-200

本页面已浏览17次

以下问题首次回答时间在2021年5月24日。

Q191:你上一次觉得对工作充满热情和期待是什么时候?你上一次觉得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期待是什么时候?这种热情对你而言有多重要?
2010年年底,我参加了公司的一个“巨型”的Workshop;2020年的时候,我全心投入疫情的防控。这些都是我十分十分认真地工作的时候。

我时刻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期待。

这样的经历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你在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而且你知道你能做好并获得承认。


Q192:如果有人给你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你的死亡日期,而你知道自己没有改变命运的能力,你会打开信封看吗?副问题:知道死亡的日期对你规划你的人生有什么帮助?坦诚地说,你认为你的生命还剩下几年?
我不会打开看的。知道我什么时候死,对我规划人生没有任何帮助。

我希望能至少再活个20年吧。那时,老彼得应该也有孩子了,我也能和我的孙辈渡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了。


Q193:你是否曾在公共场合吐痰、剔牙或挖鼻孔?
几乎没有。要有也是很隐蔽的地方。

Q194:你希望可以选择自己孩子的性别吗?如果你可以选择孩子的其他特质呢,比如智商、身高、脾气和长相?副问题:如果你的孩子比你更聪明更招人喜欢,会有什么问题?如果你可以通过安全的医疗程序对孩子的胚胎进行基因修正,保证孩子出生时不会存在身体或心理上的残疾,你愿意尝试吗?
性别:不会选择。其他特质的话,我希望不要太笨就好。

我的孩子比我更优秀,是我的期望,不会让我有任何不好的感觉,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基因修正,除非是那些从根本上影响ta未来生活的,我一般不会去做。


Q195:如果你爱的人被残忍谋杀,而凶手却因为技术性细则而被洗脱罪名,你会找凶手复仇吗?
大概率不会,因为做不到。

Q196:如果一个好朋友真心想要知道你的意见,但是你知道你的看法会让他觉得痛苦,例如他是一位艺术家,让你诚实评价他的艺术才华,但你觉得他很差劲,你会实话告诉他吗?
如果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大概率会的。当然,我会告诉ta,这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看法,而且大概率会是错到离谱的。

Q197:你有没有十分中意的性幻想?如果有,为了实现这个幻想你愿意付出什么?副问题:你有没有告诉过你的父母?
不能说有,也就谈不上愿意付出什么。在中国传统中,是不会和父母谈这些东西的。

Q198:你带给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不包括孩子),而且如果没有你,这些东西根本不会存在?
本来我想说是我目前为止的那些译作。不过,这些译作没有我也会得到翻译。

那么我只能选择是我的“任氏有无轩”了。


Q199:你想要知道你患上某种不治之症的几率吗?为什么?
不想。知道事实却无能为力,很难受。如果不仅知道几率,而且还知道如何防范,会有用一些。

Q200:有一个百万富翁是个怪人,他同意向慈善事业捐赠一大笔钱,条件是你必须脱光衣服坐车来到热闹的市中心,裸体走满四个街区。这之后他才会提供捐款。如果你知道不会有身体上的伤害,那么他需要捐赠多大一笔钱你才会同意这么做?如果你知道这个过程会被拍下来传到网上去呢?副问题:下面哪件事最让你难堪: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陌生人向你吐口水;因为入店行窃被捕;在晚宴上呕吐到别人身上;在街上乞讨?如果一群陌生人不知道你是谁而且再也不会见到你,在他们面前被羞辱会让你觉得有多难受?
任何羞辱只要不是因为我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理应受到这样的羞辱,就不会对我有任何影响。当然,别人因此怎么影响我或者对我改变看法,我是无法控制的,只不过这样的结果会对我产生直接后果。那么这笔捐款,不能低于我由此蒙受的直接损失的两倍:一倍捐赠,一倍给我作为赔偿。

至于副问题,这些事情都可能很令人难堪,但我觉得,入店行窃被捕是最难堪的。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