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091-100

本页面已浏览160次

以下问题首次回答时间在2021年5月10日。

Q091:如果恐怖分子要求政府支付二百五十万美元赎金,否则他们将在上海滩引爆一颗原子弹。政府应该怎么做?你会怎么做?副问题:如果他们投放原子弹的地方不是这么繁华重要的地方,这会影响你的决定吗?
从理论上说,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妥协。但是不妥协,可能被人民判定为不关心老百姓的死活。

在目前,我的决定还是不应妥协。


Q092:如果你知道停止性生活一年,你的内心会变得更加平静,你愿意吗?副问题:如果接下来一年你想要多少美妙的性生活就有多少,那么你愿意放弃哪些东西?
首先,我不觉得停止性生活能让内心更平静;第二,我的内心现在就很平静。所以,我不愿意。

副问题的offer很吸引男人。我觉得可以一试,放弃一些收入和自由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Q093:如果可以随机从别人身上拿出十年寿命给你,你想要吗?如果这个人是你的朋友(而且你们依然保持联系),你还想要吗?
这个offer更有吸引力。但想到我这么做就是一种变相的谋杀,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Q094:一个很了解你的好朋友对你实施了一个精心准备的恶作剧,让你看起来就像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你会作何反应?如果你知道他们开这个玩笑就是为了让你看到自己也不了解的一面,你会介意吗?副问题:如果你的朋友让你失望了,你会很容易原谅他们吗?如果你没有达到他们对你的期望,你是希望他们对你更宽容还是更不宽容?
既然是很了解我的朋友安排的,那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生气、不会介意,但可能会因为这个恶作剧最后的结果对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

针对副问题,如果还是那些很了解我的朋友,我当然会原谅他们啊!既然我宽容他们,我当然也希望他们会对我更宽容了。


Q095:自己一个人吃晚饭或者自己去看电影会让你觉得舒服吗?如果不舒服,在自己去做这些事情和与一个你勉强喜欢的人一起去做这些事情,你会选择哪个?
会,非常会。同时,我永远不会和我不是真心喜欢的人一起去吃饭或者看电影。

Q096:如果你知道你可以投入大量医疗研究基金,在十五年内研制出某个特定疾病的治愈方法,但是在其他疾病方面无法取得任何进展,你会将所有基金用于研究这种疾病吗?如果会,你想研究哪种疾病,为什么?
肯定会。这样的投入一定是有巨大回报的。我想选择癌症,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因为癌症去世的。

Q097:如果你最好的朋友疯狂爱上一个你认为虚伪狡猾的人,而你可以通过匿名服务获得这个人的信用、医疗和就业记录、学校记录、停车罚单、政治活动记录、银行记录和社交账号发帖记录,你会这么做吗?如果会,那在这些记录中发现什么才会让你开始出面干预,以保护你的朋友?副问题:如果你知道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窥探他人隐私会变成社会中常见的行为,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变得完全透明,那么你会在哪些方面开始窥探别人的隐私?你觉得了解周围人的一切是件好事吗?
了解周围人的一切肯定不是好事,我也不愿意别人了解我的一切。

至于我朋友的处境,如果我已经认为他爱上的人虚伪狡猾,我手头肯定已经有了一些证据和经历。我可以讲这些告诉ta。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只能给ta一个提醒,但不能代ta做判断。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搜集这些所谓的记录,也是在逼迫ta做决定。


Q098:如果你知道你这一生都不会有什么重要成就,这对你的人生目标和态度会有什么影响?如果你知道你命中注定要干一番大事,但你不知道会是什么大事,那又会有什么影响?副问题:很多年以后当你回首过去,你会觉得哪些东西在你的生命中最有意义?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什么会让你后悔?
第一问:不会。大部分人是平凡之辈。第二问:影响很大,而且是负面影响。这会让我无法专心做事。做任何事时,我都会先判断,这是不是我命中注定的大事?至于副问题:健康、亲情、友情……同时,没有什么让我后悔的。Veni, Vidi, Vici!

Q099:如果你的父母老了,在把他们接到家里和自己一起住和送他们去养老院之间,你会怎么选择?如果你的兄弟姐妹生活无法自理,你会怎么做?
如果我的父母现在都还在世,都已超过80了。如果,我来做决定而且他们听我的,那么我们应该住在一起。我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在我买了新房结婚后,我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父母操劳一辈子,前期都在为房子奔波。他们能住进新房,是我的孝心之一。

兄弟姐妹的困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的困境。我会尽量帮他们走出困境。这种帮助不应该是金钱,而是资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Q100:如果随着未来科技的发展,星际旅行会变得像相邻城市之间的旅行一样快捷便宜,但却要以每年五十万条人命为代价,那么你希望科技发展到这种程度吗?副问题:如果你生活在1900年,而且知道下一个世纪汽车普及后会造成两万人死亡,你会希望停止汽车研发吗?你认为目前有哪些技术的发展是比较危险的(可以参照每年车祸死亡人数五十万和吸烟致死人数五百万)?
难得的好问题。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应该会很直接:我不希望。

但如果简单地拓展第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问题的简单答案就会陷入荒谬的境地。

但这两个问题不同。

即以目前情形论,我们还能在地球生活,星际移民没有成为一旦地球出现严重危机而不得不进行的举动。到了那时,死50万人是小事了。但汽车的应用不同。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