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本页面已浏览167次

一半一半

《一半一半》是卫斯理系列的第125部。

成功女士作为“半地球人”——当然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事实,寻求卫斯理的帮助。其中更牵扯出勒曼医院及其因担心“人造脑”毁灭地球而拟采取的计划。该计划需要成功女士的帮助,但是成功女士从其一半本性出发,得出与卫斯理完全不同的结论。

在本篇中,所谓“人造脑”——不是我们现在用的电脑,因为“电脑不能产生自己的思想,所以虽然实际上已经是电脑控制了人类的生活,可是在表面上,或者在人类自以为是的想法中,局面还是人类在控制电脑”,而是“其实还是电脑,可是却具有吸收了数据之后加以分析消化和因此产生新数据的能力。也就是说,它具有人脑的能力。”

而进一步的说明是:人造脑把其它生物的脑部和电脑联接,就是“生物电脑”,是半生物半电脑的新生怪物。而把人类的脑部和电脑联接,就是“人造脑”,是半人半电脑的新生怪物。也就是说,这种新生怪物是有人脑能力的机器人,有钢铁或其它任何比人身体坚强许多倍的材料铸成的身体,同时又有人类的脑部。

文中比较有趣的讨论只有两处:

其一,人造脑到底会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卫斯理认为必然,因为人造脑中有人类的劣根性;成功则认为未必然,因为人类中也有像卫斯理、白素这样的人。

其二,在肯定“人造脑”是一种生命形式,而且只有“人造脑”才有可能对人类产生威胁时,成功女士认为不能简单地为了保全一种生命形式而毁掉另外一种生命形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会有上面的讨论,是因为勒曼医院虽然可以轻易的在成功女士不知情的前提下提取她的脑细胞(应该是两个脑的脑细胞)而进行克隆并制造他们计划中的人造脑并实施其计划,但是勒曼医院认为这样做会有更大的风险。

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其自愿程度和对要做的事情的了解程度是可以影响这件事情成败与否、或者将这件事情进行到多深程度的。

但是,在这个环境下,勒曼医院的要求就有点诡异了。我想说的是,一类“相似”的人对“一类”事情是否要做、如何去做的选择,和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是否要做、如何去做的选择是完全不同的。

前一个选择我们大概可以根据此类人的品性、教育、经历、道德观(当然他们之间会比较接近——sigh……接近也是一个容易引起误会的词儿,只是我这里就不做进一步阐述了)做一个大致的判断(或更精确的说是“推断”),我们对这类的情况了解的越多,我们做出的推断会更可能得到验证。但是,针对一个人对一件事他是否会做、会做到什么程度,即使此人和某一类人如此相似,此事和某一类事如此相似,我们也不能简单就推演说此人对此事会有那样的表现的!如果加上时间流逝的因素(以及这段时间内新的事情的发生对此人的影响),甚至一个人在此时对此事做此类的反应,我们何从保证此人在彼时对此事做此类的反应?!

所以,勒曼医院说我要告诉你所有的一切,然后你要能自愿去做我要你做的事情,这样才保险的逻辑,根据上面的推算,根本站不住脚。要我是卫斯理,我也不用后来和成功女士讨论那么久,竟然在一个更简单的逻辑上犯混啊。

书中一再提到《玩具》,这也是卫斯理小说的一贯做法。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