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和其他

对本书的赞誉之词

《华盛顿邮报》之《书籍世界》

杰米森以如此强烈、如此尖锐的方式带着我们直视自杀念头。她对深陷绝望的描述竟然成为巨大快乐的源泉,这可太不寻常了。……叙事引人注目,和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剧本并无二致。”

《巴尔的摩太阳报》

“对自杀进行了全面、权威的审视……她自身的经历为书中的每一页都赋予了感情。……杰米森这本精彩作品是必读的。”

《纽约时报》书评

“这本书的精髓在于其了不起的深厚情感……小心谨慎地不感情用事……文字中体现的紧迫感是有教益的……毫无疑问,这将改进书中报道的糟糕现实。”

米拉贝拉(Mirabella)

“引人入胜……生动……充满了愤怒、悲伤和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安。”

《密尔沃基哨兵报》

“所有想过自杀或者深深爱着某位自杀身亡者的人,都必须读这本书……从一开始她就吸引了读者……融合了学识、生活体验和精到的写作能力。太动人了。”

《新闻周刊》

“信息量巨大,医学和民间轶事的汇总,引人入胜。”

《芝加哥论坛报》

“对自杀进行了快速而深刻的探索……可读性极高,充满同情心……(杰米森)对潜在的复杂性进行了深入审视,给这本书带来了其推动力。……杰米森不偏不倚地向我们展示了那种无法想象的‘痛苦’,这正是本书吸引读者的地方。”

《科学》

“很不寻常的一本书……(杰米森的)抒情段落以引人注目的直截了当和同情心,给我们带来那些人的内心生活——他们是如此的绝望,以至于将自杀作为结束这种绝望的唯一方式。……针对这个很多人更愿意选择回避的主题,别的书都没法像本书那样,告诉我们那些我们应该知道的——更多的时候是我们不想知道的——东西,同时生动地对那些正考虑自杀的人的世界进行了直截了当的重构。……了不起”

《西雅图时报》

“杰米森有着诗人般的内心,又有着学者的公正。”

《纽约人》

“自杀是全球范围内的主要死因,但正如杰米森在这一广泛的研究中提到的那样,我们对引起自杀的生物因素和环境因素知之甚少,比我们对癌症和艾滋病起因的了解还要少。……她就个案写的散文带来几乎无法忍受的景象,那种导致自杀的‘绝望累积’的景象。”

彼得·魏博罗(Peter C. Whybrow),《心情差异》作者

“感人至深、意义重大的一本书。”

《新闻周刊》

“(杰米森)的散文像经典散文家的作品那样,绚丽而温柔。”

帕特·康洛伊(Pat Conroy),《潮浪王子》作者

“抑郁症和精神分裂是我家族传记的两大主题,因为我成年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自杀倾向,因为我最小的弟弟死于自杀。杰米森的《永夜倏至》就像是出现在我家族航程中的救生艇。它给我们带来的信息属于那些艰难事物的范畴,这些事物是根本性的、无法承受的但却是改变生活的,而且最终将是能拯救生命的。我多希望在我弟弟去世前就能看到这本书。”

《圣路易斯邮报》

“杰米森的文字是权威的、明确的、有临床经验的。……她将自己带入一个解释晦涩不明,悲剧无处不在的领域之时,执于手中的是诗人之笔。她开出的药方强而有力,而对死亡的黑暗进行的诗意描述更能打动人心。”

凯·雷德菲尔德·杰米森(Kay Redfield Jamison)其他著作

  • An Unquiet Mind: A Memoir of Moods and Madness 不安的心灵:情绪与疯狂的回忆录
  • Touched with Fire: Manic-Depressive Illness and the Artistic Temperament 火之触:躁郁症和艺术气质
  • Manic-Depressive Illness (with F. Goodwin) 躁郁症(与F. Goodwin合著)

关于作者

凯·雷德菲尔德·杰米森(Kay Redfield Jamison)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教授,还是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英语名誉教授。她是《独一无二的心灵:情绪和疯狂回忆录》(An Unique Mind: A Memoir of Moods and Madness)这一畅销书的作者,也是躁狂抑郁症标准医学教科书的联合作者。她也是《火之触:躁狂抑郁症和艺术家气质》(Touched with Fire: Manic-Depressive Illness and the Artistic Temperament)一书的作者,还发表了一百多篇关于情绪障碍、心理治疗、精神药理学和自杀的科学论文。杰米森博士之前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情感障碍诊所的主任,荣获多项国家和国际科学奖项,包括美国防止自杀基金会研究奖。她和丈夫,一位内科大夫和国家健康协会的科学家,理查德·怀特住在华盛顿特区。

献词

怀着深深爱意
致我的丈夫
理查德·杰德·怀特(Richard Jed Wyatt)
以及我的哥哥
迪恩·T·杰米森(Dean T. Jamison)

扉页诗

永夜倏至。

今日已逝。

从黑魆魆的山峦,

吹来我家门前的,

是三片、四片雪花,

还有更多、更多片雪花。

——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Edna St. Vincent Millay)

Night falls fast.

Today is in the past.

Blown from the dark hill hither to my door

Three flakes, then four

Arrive, then many more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