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已浏览158次

这一章讲述各种与人类相关的单词。

第一个提到的就是gen,以及相应的派生词:gentleman, gentle, ingenious, generous, genial, gender以及genealogy

本章也讲到了词根之间的组合,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随着时间推移,有些词会“降级”——从高层次掉到低层次(stink);或者“升级”——从低层次升到高层次(constable, marshal, chamberlain)。

achieve
来源异常复杂。最早来自拉丁文ad caput venire,意思是“到了一头”。所以achieve有“最终达到了一个终点、一个头”的意思。
assassin
约850年前,东印度有位酋长,组织了一帮人以杀害前往圣地朝圣的基督徒为生。他们咀嚼一种叫hashish的大麻植物以获得那种陶醉、兴奋感。他们被称为hashishashin,“吃hashish的人”。这个单词流传到今,还带有古时的血腥味。
bandit
来自bann,宣告、声明、召唤、召集。教堂里的结婚预告是banns。然后bann有了禁止、命令的意思。bandit有这个意思,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毕竟是被禁止的。
barbarians
我们用blah blah来指称那些我们听不懂、搞不明的话。希腊人对自己的语言十分自豪,看不起任何其他语言,说这些语言说起来像是“bar-bar”。那些说这样语言的人被称为barbaros,意思是“外地的”、“无知的”、“粗野的”。所以就是现在barbarians的含义。
blackmail
这里有三个mail需要解释。早期苏格兰方言中,mail是租金。农民受到强盗的勒索,支付牛(blackmail)或者银子(whitemail)以保平安。而作为信件的mail来自法语male,指装信用的皮袋子。但是coat of mail(中古骑士所穿的梭子铠甲)来自古法语maille和拉丁语macula,意思是“点”或“网眼”;也是从这个意思,派生了一个单词immaculate(完美无瑕的)。
culprit
这是中世纪英格兰法庭的一种仪式。罪犯说“我无罪”,于是法庭书记员挺身而出,说:culpable: prest d'averrer nostre bille,意思是He is guilty and I am ready to prove our charge。法庭会记录下:culpable: prest。最后变成了culpit
earl
churl(吝啬鬼;乡下人)相对的那批人。在诺曼征服时代,earl与法国的count爵位一样。count来自拉丁字根comes (companion),所以伯爵曾经是国王的随从。duke来自拉丁字根dux (leader)。公爵下来是marquis,他控制了一个march,也就是一片区域。当然,所有这些爵位都比prince低。英文中的princeps至今还有“第一,首要”的意思。
foible, forte
两个从法语的击剑中借过来的单词。foible剑身中间到头,forte是剑身中间到剑柄。前者比较弱,后者比较强。
tête-à-tête
head-to-head,促膝谈心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