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231-240

本页面已浏览169次

以下问题首次回答时间在2021年5月29日。

Q231:如果给你五千美元,你愿意生吞一碗蟋蟀吗?至少给你多少钱你才愿意这么做?
有点不想这么做。如果赏金加到五万美元,我也许会考虑。

Q232:就在你准备和家人一起乘飞机去度假的前一个晚上,你在派对上遇到一个算命的,她给你看了手相,然后变得非常难过,说她看见一架飞机突然着火,你在其中燃烧尖叫。这会让你变得非常不安,甚至决定更改行程吗?
大概率会。没有必要去赌概率,尤其是那种没法翻盘的概率。而且,有了这个经历,就算一路平安到达目的地,整个旅程的气氛也一塌糊涂,被破坏殆尽了。

Q233:对于你生命中遇见的那些人,你觉得你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重要影响吗?是否曾经有人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对你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副问题:你是否会因长辈的人生经验更丰富而重视他们给你的意见?
拿读书会来说,我觉得我还是对一些书友产生了一些积极的影响——是不是重要我不敢说,让他们知道我喜欢看什么书,我看书时有怎样的感受等等……我相信这些都是好的影响。如果说,读书很重要,那么这些影响也可以算是很重要的影响。

很少有人能对我的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各人成长的路径不同,没有太多的借鉴性。

副问题:同样,我会珍惜长辈的经验,但同时也会深入分析。


Q234:一对聋哑夫妇准备通过试管授精要一个孩子,并将聋哑基因移植到孩子胚胎上,确保生下来的孩子也是聋哑人。你觉得这么做对吗?是否应该禁止这种行为?
简单说,这种行为是应该禁止的。优生有其道理。

如果这个问题改一个方向,就会更有挑战性。

一对聋哑夫妇准备通过试管授精要一个孩子,并将聋哑基因去除,确保生下来的孩子不可能是聋哑人。

这种情况下我的判定是否会有差异?

我觉得,我会支持这样的做法。

这两种做法都是对“基因”进行控制,为啥我一个反对,一个支持?

这里牵涉到我对“常规”(以及隐含的“常规的一般而言是好的”这个判定)的理解。在我理解中,听说的能力是常规的,也因此是好的。这个基因操作应该不会改变太多此人的其他方面,所以我大概率会支持这种做法。


Q235:你愿意做一个成功的人,拥有一切你想要拥有的物质财富,但是却没有朋友;还是宁愿不要成功,不要物质财富,但是拥有很多朋友?
又是一个傻问题。成功并拥有了巨额财富后,怎么会没有朋友——我指的是真正的朋友——呢?

Q236:如果你可以给别人服用一剂爱情迷药,让他们无可救药地永远爱上你,你会这么做吗?如果会,你想要对谁这么做?你觉得他们对你的爱会不会变成你的负担?副问题:你是否曾经希望爱上一个你仅仅对ta有好感的人?如果你遇到认为对的人,你愿不愿意吃下一片药然后爱上ta,即使无法保证ta也会爱上你?
爱不能靠药!爱不能靠药!爱不能靠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Q237:如果你可以把过去不愉快的回忆修改成美好的回忆,你愿意尝试吗?如果愿意,你想要修改什么回忆,为什么?副问题:如果你曾经觉得人很好的一个已经过世的亲戚实际上是个恋童癖,或者你非常怀念但是已经去世的父亲实际上是小偷,骗子,你会想要知道事实吗?如果你想要知道,为什么?
不愿意。

副问题:我想知道。事实是不能改变的,知道总比不知道好。


Q238:你是否曾经因为别人比你幸运或比你成功而不喜欢这个人?
一般不会。但是,如果是那些名人,我会。

Q239:你的第一次性经历是几岁?在你看来,这个经历是推迟一点还是提早一点对你更好?副问题:你是否觉得当时如果有人事先告诉你一些经验,就可以让你的第一次性经历更美好一些。如果有,那会是什么经验?
在我看来,28岁稍微晚了一些。至于副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我需要学习而对性经历有积极作用的经验。

Q240:对于你的生活,你最喜欢和最讨厌的各是什么方面?
最喜欢读书、写字。最讨厌的是不能自由地读书、写字。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