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121-130

本页面已浏览150次

以下问题首次回答时间在2021年5月14日。

Q121:参与制作儿童色情作品的人会受到严重的刑罚。如果虚拟儿童色情作品中包含成人而且使用逼真的计算机生成影像而非真正的儿童,你认为该受到重罚吗?如果应该,为什么?
当然应该。这会直接促进线下的对儿童的性侵犯。

Q122:让你描述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些事时,你通常会夸大和美化事实吗?如果会,为什么?
一般不会。实实在在地说我的经历,也同样会让我赢得尊重和敬佩。

Q123:如果你百分百确定五百年以后人类会有惊人的繁荣发展,这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相反,如果你知道人类文明会在全球战争或者环境灾难中毁灭,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副问题:如果全世界只有你知道二十年后太阳会爆炸,地球会毁灭,又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500年太久了,对我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但如果是灾难性的结果,我可能会更加积极地呼吁,提供证据和分析,让更多的人理解。

20年可以说是明天的事情,已经来不及做任何补救措施了。所以对我的影响会很大。作为唯一知情者,我一定会改变我的生活方式,将所有的资产变成现金,快乐地过完这20年。


Q124:寻求别人的帮助对你而言是否是一件困难的事?如果是,最让你觉得困扰的是什么?副问题:在你需要帮助时,你会求助于谁?为什么?你觉得这个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想起你吗?
是的,一般而言我不开口求人,因为觉得我没法回报这个人情。

问题不同,我求助的对象肯定不同。不过既然ta是我要求助的人,ta一定比我更优秀,所以ta在困难的时候应该难得想到我。


Q125:你正在为慈善事业募款,有人同意捐赠一大笔资金,条件是你要在接下来的募款活动中独自在一千位观众面前表演节目。你会同意吗?捐款金额需要达到多少你才会同意表演,你会表演什么?
当然愿意。至于金额吗,应该不少于这1000名观众可能的捐款总额。我可能选择唱歌。

Q126:如果你会在明天离世,你希望拥有什么样的葬礼?谁会在你的葬礼上发言,关于你,他们会说什么?(假设他们的发言都是坦诚的)?副问题:你希望有很多人来追悼你吗?
葬礼要简单,但人要多。我这个人从小爱热闹。

我觉得我给大家的印象应该是:睿智、开朗、幽默、义气。


Q127:如果一场打击政治腐败的运动坚持认为让整治及尽量保持廉洁的唯一方法是让他们始终随身佩戴小型视频监听器,随时随地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并在网上曝光。你会支持用这种方法监视重要公选官员吗?副问题:什么样的人会在完全牺牲隐私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从政呢?你觉得这样完全透明公开的模式会对议员的游说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你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我坚决反对,这是暴政的肇端。

政治应该公平、透明,但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再说一遍,这么做就是暴政的肇端。


Q128:你和你最好的朋友以及你父亲一起外出,远足到一个片源的湖泊附近。他们两人不小心踩到毒蛇窝,双双被咬伤,身中剧毒。你知道如果不立即注射整支抗蛇毒血清的话,两个人都会没命,不幸的是你只有一支血清。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做?
我为啥不带足三支?

Q129:如果你的孩子必须在无趣、愚蠢或丑陋等缺陷之中占一样,你宁愿ta有哪种缺陷?你会因孩子的性别而做出不同的选择吗?
还是丑陋吧,毕竟丑陋还能通过后期做美容啊。

Q130:如果要求你从1到10给自己评分,其中1代表拥有安全感,生活舒适,人生目标很容易达成,而10代表冒险,生活艰难,努力想要获得巨大成就,那么你希望你可以得几分,为什么?以你现在的状态可以得几分?
我希望是1分。现在大概能拿到3-4分。能够安稳就不要冒险。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