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261-270

本页面已浏览177次

以下问题首次回答时间在2021年5月30日。

Q261:在你的一生中最让你感到失望的是什么,你最大的失败是什么?从这些失望和失败中你是否得到一些积极的收获?
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是我没有坚持做自己的专业吧。教训就是:坚持自己的专业!

Q262:如果电脑能够思考,有自己的感觉,那么人们还应该拥有电脑吗?如果人类伤害或者毁坏电脑,是否应该受惩罚,受什么样的惩罚?副问题:抹掉一台有意识的电脑的内存是否可以视为谋杀?如果这台电脑有完整的备份呢?
总感觉会思考、有感觉的电脑不现实。

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电脑,那么我宁可不拥有这样的电脑。

不过,在这个前提下,人类对电脑不是还应该有完整的处置权吗?


Q263:如果你发现你的出生并非精子和卵子的偶然结合,而是你父母根据你可能拥有的性格和脾气从一百个胚胎中选出来的,你有什么感觉?
没啥感觉,我不能对这个事件有感觉。但我会感到幸运,同时也不会继续这么做。

Q264:如果你的余生可以在平静的睡眠中度过,你所需要的一切都有人照料,而且你会做美妙神奇的梦,你愿意吗?为什么?
不愿意。梦境毕竟是虚幻的。

Q265:如果某国家开始实施一项优生项目,将下一代孩子的平均智商提高30%,这样他们国家一般的孩子会比你们国家98%的孩子都聪明,你希望自己的国家做些什么吗?该怎么做?副问题:他们实施的这个项目会如何改变你对人类基因改良的看法?
我们这个国家自然必须跟进,于是全球开始进入内卷。

这种项目得到实施,意味着极权即将出现,人类基因改良进入国家极权控制之中。


Q266:如果你经过催眠忘记了你一生中最大的烦恼,这会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你最大的烦恼是什么?
我想不起来我有什么大的烦恼——是不是已经被催眠过了?

我一般不会愿意这么做。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我后续的生活可能会重蹈之前的覆辙,然后产生新的烦恼……


Q267:你更习惯于聆听别人发言还是自己发言?对你而言,如果将这两者对调一下,你觉得会更好吗?副问题:在与人交流的时候,你想在他们身上找到什么?通常你会通过自己的举止引导谈话内容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发展吗?如果不会,你觉得以后可以怎样改进?
我一般更喜欢聆听。对调一下没啥不好,但谈不上更好。我也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

副问题:

我和人交流时,更多是找共鸣,然后找不同。我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引导者,很推崇苏格拉底的提问时交流,引导别人得到自己的答案。


Q268:如果你可以回到过去生活的任何一个时间点改变你当时做的决定,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重新生活(在这之后已经发生的事情都会消失,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你愿意吗?如果愿意,你想不想保留已经消失的那段生活的记忆,即使你知道你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生活?
不愿意。如果记忆不重置,会是痛苦不堪的。如果记忆重置,我也不能保证新的生活一定比原来的好。

Q269:睡觉时,你喜欢与你爱人有身体接触吗?
新婚时确实。现在很少了。

Q270:你是否会为了好朋友作伪证?例如你的朋友开车的时候撞了一个行人,当时他在听广播,听得很开心,没有专心开车,但是你却佐证说他当时在认真开车。
一般不会。唯一可能的例外是,实话实说会造成不应该的、超出其实际行为的伤害。比如在进行思想大清洗的时候,我会说我朋友没有说过(但实际说过)一些招惹是非的话。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