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律

本页面已浏览180次

规律

《规律》一书充满“悲观、消极、厌世”的情绪。

我们如今的生活,虽然表面光鲜,如果真的也被摄像机拍摄下来,恐怕还要“恐怖”吧?如果我看到这个,恐怕也要疯狂继而崩溃吧?

故事结尾处白克说道:

就算我每天在旅行,就算我經常來往於各大行星之間,我的活動,也可以繪成規跡,一種早經遺傳密碼定下的有規律的線條,這就是我的一生,你說,有甚麼意思?

如此一想,确实没有什么意思。

而这一思想,在以后卫斯理的小说中将会一再重复再重复,终于到达了“玄学”的地步。


至于《多了一个》,我用卫斯理自己的总结就好:

世上,的確有一個卜連昌,但是那個卜連昌卻已經死了,有極其確鑿的證據,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可是,另外有一個人,卻又自認為卜連昌,他知道那個已死的卜連昌家中的一切事,但是另一方面,他的生活背景,又和那個卜連昌絕不相同。

而更令人迷惑難解的事,現在的這個卜連昌,在他出現之前,根本沒有人認識他,而他的出現方法,也是奇特之極,他是在吉祥號貨輪出事之後,被人從海上,和其他的船員,一起救起來的。

撇開所有的一切不可思議的事不說,單說他是如何會在海面上瓢流的,這一點,已是不可思議之極的事了!

卫斯理小说中很少直接指明谁谁谁来自哪个国家,而在本书中,直接说明那几个“代表”来自苏联。这个现象很少。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