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

本页面已浏览224次

遗传

《遗传》一书自序中的红烧肉和诗写的很有情趣。

突如其来拜访的米博士,如此风度翩翩却又神秘莫测!再加上两个发了花痴的中年妇女,却又变得香艳无比了。

这段话倒没有说错:

這是自古以來已然的情形——在上位的人,被下面的人欺瞞,高高在上,以為一聲令下,就甚麼都可以行得通,在沾沾自喜之時,正是下頭竊笑聲四起之際,不過,被蒙在鼓裡的,還自以為聰明非凡哩!

米博士是“树人”——那种在《还阳》中出现的树人,他的目的就是要大亨——这个和树人有相同遗传基因的人帮忙那两个树人变成人!

而大亨也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了!而且祖上还那么有来头,连带着他的情妇也是大有来头。

勒曼医院中的树人最终应该可以变成人,一个悬疑终于有了着落。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