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

本页面已浏览98次

贝壳

《贝壳》一书的起头有标准侦探小说的味道:超级富豪的神秘失踪。然后就进入探险模式:他到哪里去了?

人类当然是集体生活的动物,而卫斯理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习惯这样的生活,只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社会的产生(乃至其他所有派生产物的产生)难道真的是必要的吗?

我的答案是,如万良生、卫斯理这样的衣食无忧、甚至富可敌国的人物,在物质上的要求已经不会有什么新的刺激后,自然是要去追求那样的自由了!

而借助贝壳来遁形,只是这样的一个想法的具体表征而已。

《消失》是附加的一个短篇。和《贝壳》放在一起,当然是有关联的:至少在表面看来都是讲述“失踪”的现象。

外星人,他们能来到地球,自然比地球的科技水平高,那么如何判断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

文中借助薰子的口说道:

如果我們地球人的科學發達到了足以發現另一個星球上有生物,而這種生物的科學發展,又遠低於我們的時候,地球人會如何做?

而答案则由卫斯理给出:

其實,那是不必深思的,這實在是一個十分淺顯而容易回答的問題,最最不能容納異己的生物,就是地球上的人!人對於人,尚且不能容納,尚且不斷因為歧見而殘殺,對於別的星球的生物會怎樣?一定會毫不猶豫,立時將之毀滅。

Previous Post Next Post